第489章 爹地,妈咪哭了。_温情总裁的心头爱白纤纤_都市小说_诸天狂蟒进化
诸天狂蟒进化 > 都市小说 > 温情总裁的心头爱白纤纤 > 第489章 爹地,妈咪哭了。

第489章 爹地,妈咪哭了。

    以至于,两个人现在的变化都这么大,一个突然间对他好了起来,一个变的仿佛一瞬间失去了灵魂一样,整个人都是毫无生气的。

    白纤纤一阵苦笑,她就知道在某些事情上,一向乖巧的宁宁绝对有他自己的小脾气,他认定的事情,她这个当妈的也很难劝说。

    可是再难,她现在也要劝着他。

    轻轻的抬头,也对上了孩子一双干净澄澈的眼睛。

    干净的让她更不忍在眼前的这双眼睛上蒙尘了。

    “宁宁,妈咪现在心情真的很不好,你听妈咪的话,让奶奶带你去医院,好不好?”

    “妈咪,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孩子是敏感的,相当的敏感,白纤纤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让他联想丰富。

    “没有。”白纤纤没有任何的迟疑,答应的很干脆,很利落,反正,不能说的绝对不说。

    不能让厉凌烨厉凌轩和宁宁知道所有的事实真相。

    “我不信,妈咪你告诉我嘛。”见白纤纤执意不说的样子,厉晓宁开始撒娇卖萌的攻势了,哄着白纤纤就要她说。

    “真是我朋友那边出了事,乖,妈咪平稳一下心情要去看看她,你听话跟奶奶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别让妈咪担心。”白纤纤只能是继续哄。

    “我不要,妈咪不陪我去,我就不去。”厉晓宁撇着小嘴,就是不同意,耍赖的干脆都不去医院了。

    “厉晓宁……”白纤纤一声厉喝,她现在真的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妈咪。”厉晓宁一张小脸垮了下来,白纤纤还从来没有这样厉声的喝斥过他,看来,妈咪是真的有忧心的事情呢。

    白纤纤眼看着孩子被她一声厉喝惊的脸色都变了,不由得放柔声音道:“你听话,这样妈咪的心情就能好起来了。”

    她说着,不由自主的就捧起了厉晓宁的小脸,视线也是一眼不眨的看着孩子,仿佛,再不看,这辈子都要看不到了似的。

    如果她听从夜汐的建议离开厉凌烨离开宁宁,也许这辈子真的再也见不到宁宁了。

    所以,这一刻,就想把宁宁深深的印在自己的心坎上,再也剥离不去。

    夜汐的话一遍遍的敲打着她的心,是的,厉凌烨能给宁宁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生活,那是她所给不起的。

    所以,她此刻才动摇了。

    她不能因为自己离不开宁宁而自私的强行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宁宁跟着她,将来只会是一个普通人。

    但是跟着厉凌烨,他的眼界会开阔阅历会丰富,他会成为下一个厉凌烨的。

    厉晓宁皱起了小眉头,若有所思了起来。

    白纤纤这样的反应太不对了,孩子很担心。

    “宁宁最听话了,乖,别让妈咪担心你,快去。”眸光掠过宁宁露在外面的红肿的皮肤,白纤纤一阵心疼。

    厉晓宁迟疑了一下,然后,懂事的点了点头,“那我跟奶奶去了,妈咪再见,去见了朋友就早点回来哟,宁宁从医院回来就在家里等你。”

    白纤纤只剩下了点头,再也组织不起来任何的语言了,她不知道要怎么跟宁宁说,她可能要走了。

    虽然现在暂时还没有最终的确定,但是心底里已经有一百一千道声音在催促她离开厉凌烨了,为了宁宁为了厉凌烨,她都必须要离开。

    宁宁走了。

    白纤纤望着那个方向继续发呆,就连简嫂回来都不知道。

    简嫂看了看她,再看了一眼餐桌上根本没怎么吃的饭菜,一阵摇头。

    对白纤纤,她现在是又爱又恨,爱是因为白纤纤一向平易近人,对她很好,而且厉凌烨很宠爱白纤纤,恨是因为白纤纤从前居然跟旁的男人睡过了,这样的白纤纤真的不配厉凌烨呢。

    她为自家先生抱不平了。

    白纤纤足足坐了几分钟,才缓缓站了起来。

    上楼。

    开始收拾东西。

    她不想走,可又不得不走。

    眼泪,扑簌簌的流淌,心底里的悲伤只有自己最懂。

    却又,完全的无可奈何。

    证件,外加几件换洗的衣服,为了不惊动任何人,白纤纤只背了一个背包,就下了楼。

    简嫂还以为她是要出去逛街呢。

    可这个时候的白纤纤哪里还有心情逛街。

    此时此刻,心里乱的很。

    再说厉晓宁,一出了别墅的玻璃门,瞟了一眼镂花大门前的那辆夜汐驶出来的玛莎拉蒂,小家伙转身就往后园子跑去。

    然后,就按开了手腕上的手表手机。

    快捷键摁下了厉凌烨的号码。

    那边只响了两声就接了起来,不等厉凌烨开口,小家伙直接道:“爹地,你在外面应酬呢,对不对?”他听到了手机那边的轻音乐,应该是在公共场所。

    “嗯,宁宁有事吗?”厉凌烨语调温和的道,毕竟,厉晓宁小朋友很少这样直接打他的电话,所以,他认定了厉晓宁打给他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爹地,妈咪哭了。”厉晓宁想到夜汐还等在大门前,开门见山,直接说出来了,不然,等夜汐等不到他找过来,他就没办法跟厉凌烨讲妈咪的事情了。

    妈咪的眼睛红红的,虽然没有看到眼泪,可他认定妈咪就是哭了。

    一定是夜汐惹到妈咪了。

    不知为什么,直觉告诉他,可能要出事了,所以,他必须要赶紧给爹地打个电话,有爹地在,妈咪就会没事了的。

    厉凌烨原本放松的身形一下子坐的笔直,“怎么了?”

    “奶奶和妈咪谈了一会话,然后就那样了,现在,奶奶要带我去医院,妈咪一个人在家里,她说她朋友出事了,她要去见朋友,可是我不相信妈咪的话呢,爹地,你有时间回来看看妈咪好不好?我好担心她。”

    “好。”厉凌烨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轻应了一个字,已经准备放下应酬回去了,反正,今天这个客户的案子已经签下了,后面让公司其它的人员陪着也是一样的,大不了多请几个美女进来,然后再买单就可以了。

    什么,都不如白纤纤来得重要。

    听到宁宁说白纤纤哭过了的时候,他的心,也随着白纤纤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