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依兰婚纱(3)_军权撩色_穿越小说_诸天狂蟒进化
诸天狂蟒进化 > 穿越小说 > 军权撩色 > 第103章 依兰婚纱(3)
    第103章  依兰婚纱3

    于是乎,噼里啪啦一堆话,就落入了占色的耳朵里。

    吐了口气,占色看着她,伸了一个懒腰,低低地笑了起来。

    “行了,我知道,你啊,来就是跟他一国的。”

    “不能这么啊,我现在也跟你是一国的呢走吧,占色,咱们去试试婚纱去我刚才看到那个孙助理拿到里屋去了。好像还有我的伴娘服我都迫不及待想穿了呢。”

    “明早再试。”占色这会儿没有什么兴趣。

    “明早再试,万一不合身,就来不及了。”

    “不就一件婚纱么不合身也能将就。”

    “走嘛婚纱怎么能将就一辈子可就穿一次呢。”嘴里不停劝着,追命姑娘是一个极会缠人的主儿,拽着她的手臂不由分就往卧室里拉。占色实在拗不过她的劲儿,只能无奈地跟着她的步子,进入了那间婚礼准备室。

    那间屋子,来是家里的客房,挺宽敞的。现在被那个孙助理临时开辟出来做了她的化妆间和造型间。里面摆放着一个长长的化妆台,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还有一个大衣橱,衣橱里有为占色明天婚宴准备的衣服。听一共有十几套,各式各样都有。

    不过,她这会儿对啥都没有兴趣。

    见到她进来了,那个婚庆孙助理笑了。

    “占老师,我刚准备请你进来试试婚纱呢,你就来了”

    着,她将那个装婚纱的滚金边儿包装袋给打开了,一边开一边笑着,“这件婚纱要得太急了,权四爷的要求又实在太高了。在法国se街,几个鼎鼎大名的婚纱设计师和裁缝赶了好几日工才把它做出来了。绝对纯手工,全世界独此一件。今天早上刚刚空运抵京。时间还真是掐得刚刚好。”

    占色抿抿唇,不置可否。

    幸好是刚刚赶制出来的,而不是告诉她,这件婚纱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来准备给另外一个女人穿,不巧她却不在了,现在才落到了她的身上。

    她有些别扭,脑子里正胡思乱想着

    突然,耳边就传来追命哇的一声儿大叫,她抬起眼皮儿一看,刹那也愣住了。

    长了这么大,她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婚纱。

    没有层层叠叠的花样款式,没有飞花翩跹的繁复裙摆,更没有她之前预料的珠雕奢华。只见在室内灯光的斜映之下,那件纯白色的婚纱有着奶样的圣洁质感,一条迤逦在床上的塔夫绸裙摆足足有十几公尺长,两个人牵着看上去清新又飘逸,颇有几名淡雅尊贵。而且,它式样虽简单,却又别具一格,胸前和裙摆处用极稀有的彩黄钻、粉钻、深蓝钻做了一些简单的七彩点缀。钻石的数量不多,却颗颗极品,不仅不显俗气,却像为它镀上了一层光芒。

    最美的东西,不一定要复杂。

    而这件婚纱,无疑正是此中王道。

    而且,这一件象征着爱情神光的婚纱,还有一个极美的名字依兰。

    婚纱就在面前,屋子里的几个女人,个个目眩神迷。

    “妈呀,真是太美了”

    “受不了啦我,这么一比较,怎么觉得咱们平时见到的那些漂亮婚纱,都俗到底了呢”

    “是啊占老师,你看,你老公可真心疼你啊。”

    那几个女人,来就是专业搞婚庆这个行当的,而且还是为上层社会的人做婚庆的。平时她们见过的婚纱数量,又比占色和追命俩多了不知多少倍,自然会有比较明确的比较。就在她们的惊叹声儿里,追命姑娘一双眼睛几乎瞪成了铜铃儿。

    “占色,天啦我也想穿不行了我也想嫁给老大”

    占色听着她打滚撒赖的玩笑语气,忍俊不禁地笑了一声儿,心里那股子郁气,突然长长地吐了出来。虽然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了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不管多么名贵的东西,姓权的都可以搞得到。但此时,她却又不得不承认,他并不是完全在敷衍,多多少少还是用了心来准备这个婚礼的。

    至少,它叫依兰而不是叫其他什么名字。

    世界上没有对爱情不热衷的女人,也没有对婚纱这种与爱有关的产品不喜欢的女人,占色知道,自己也不能例外。虽然她没有像追命那么夸张的表现出来,可此时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触动的。

    就在众人对婚纱品头论足的时候,她拍了拍追命。

    “行了还不快看看给你准备的伴娘服”

    “对啊,我差点儿就忘了这茬”

    追命乐颠颠地跑过去了,可目光还不时停留在那件依兰婚纱上。

    占色看着她的侧脸儿,能猜测到她的心里,其实没有表面上那么的好受。然而,感叹之余,她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或者跟她道。太过矫情的节奏点儿,她踩不出来。

    看着追命反复地摩挲着那件伴娘礼服,她目光浅浅的眯了起来。

    正在这当儿,老妈俞亦珍突然从屋外进来了,脸上挂着由衷的笑容,可以看得出来,她今儿的心情不错,气色更不错。拍拍占色的后背,她喜气洋洋的对她。

    “幺,你舅跟舅妈到家了”

    “我舅来了”

    占色跟追命交代了一嘴,就跟着俞亦珍出了屋子。

    自从到京都来念书之后,她这大几年都没有再回过依兰了,也没有再见过舅舅俞亦贵,平时偶有电话往来,似乎也没有什么能唠的嗑儿。而且,她觉得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离开的时间太久了,她对这个舅舅的印象,非常的模糊。仔细回想,想来想去,似乎都停留在很的时候。

    之前,她就听老妈过,舅家家里这些年的光景不太好。俞亦珍早年嫁到了依兰县城里,而那个弟弟夫妻俩,一直在依兰农村里熬着,家里也没有做过什么买卖,有一个儿子在外地打工。虽在这个年头不至于挨饿,可那艰辛苦辣非体验不足道。

    想到这儿,占色不仅有些心酸。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大概就是这样比较出来的效果

    一入客厅,占色就见到俞亦贵。

    几年不见,她舅好像瘦黑了不少,好在北方汉子的块头都挺高大,就是长常劳作过的脸上,有着饱经风霜的深深皱纹,像开垦的道路,怎么都隐藏不住了。她记得舅舅今年也不过四十多岁,可这么打眼一瞧上去,跟城市里四十多岁的男人比较起来,简直天壤之别,她舅的样子,简直就像个五十开外的老头儿了。

    心里突然有些心疼了,她笑着走过去,亲热的招呼了一声儿。

    “舅舅”

    俞亦贵也是多少年都没有见过这个大外甥女儿了,乍一见到,比她的样子还要激动得多,嘴里大声的哎了一句儿,咧着大嘴,又是笑着,又是感叹。

    “真好我这苦命的姑娘总算找到好人家了”

    着着,好好的一个大老爷们儿,竟然泣不成声地抹起眼泪儿来。

    占色见到舅舅这么感性,向来淡漠的性子也触动不少。而且,就这么几句话下来,就那几个简单的动作神情,她就看出来了,这个舅舅是真心疼爱她的。一念到此,她越发觉得自己这些年在外面,就拼着自己那点破事儿了,平时给舅舅去的电话都少了,不由又愧疚了起来。

    “舅舅,来,喝茶”

    接着,她又递上一杯给旁边正在安慰舅舅的舅妈,“舅妈,你也喝茶。”

    舅妈也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面色粗糙,不过性子泼辣,“哎哎,外甥女儿,你就别再忙活了,俺们在路上吃了不少水呢。对了,你舅还给你带了点儿鸡蛋俺们自己家养的鸡生的蛋,土鸡蛋,你舅给你带过来尝尝,我人城里啥东西没有啊,你舅偏不听”

    看着舅妈从身边儿的布袋子里捡出来的土鸡蛋,占色差不多快要憋不住想哭了。

    那么大老远的路,又换汽车,又坐火车过来,那些鸡蛋竟然一个都没有碎掉。

    想到这儿,她才注意到舅舅的身上。

    一身深蓝色的西服,明显农贸市场出厂,脚上一双崭新的皮鞋到是油光水滑,一看就是人造革的伪劣产品。再观之,舅妈身上也是一样。很明显,他俩就是为了来参加她的婚礼才置办了这身儿行头。

    她这舅舅,真是一个实心眼儿疼爱她的人。

    越想,心越酸。

    舅妈见到她的样子,乐呵呵的,“你舅啊,你时候就嘴馋,整天就念叨着要吃鸡蛋,没事就趴在鸡窝边上守着这不,一路上他都把鸡蛋提在手里,害怕压坏了”

    咬了咬唇,占色心翼翼地接过那袋鸡蛋,心里觉得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结婚礼物了。转头交给了保姆拿去收好,她干脆坐在了舅舅的旁边儿,压着心里的情绪,声安慰。

    “舅,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哭鼻子呢好不容易来了京都,这一回,你跟我舅妈,得多住些日子再回依兰去吧。”

    “那可不行。”一听她的话,俞亦贵急得直摆手,声音哽咽着,“你现在跟着婆家住着,俺们亲戚过来,太过叨扰了,不仅要被婆婆拿话来也留不下什么好印象舅舅已经订好了后天的火车票,赶紧的就回依兰去了”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