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孩子_师姐,别走(GL)_都市小说_诸天狂蟒进化
诸天狂蟒进化 > 都市小说 > 师姐,别走(GL) > 第83章 孩子
    周微澜匆匆忙忙赶到医院时,女儿已在手术室待了将近2个时。

    林夏缩在墙角,双目无神,灵魂像被抽离,只剩下躯体尚留在人世。

    周微澜找到林夏,想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女儿还欣欣然要一起逛街,现在却被抬入手术室人事不省。她见林夏只动了动干裂的嘴唇,没有了言语,不禁抓住门口的椅背,抓得指节泛白,抓得指甲陷入深蓝的软垫,也不觉丝毫的疼痛。

    好半天,林夏才起身环抱住她,压抑且无声地啜泣,“阿姨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原因,我没有照顾好她溪姐是因为救我才被撞的,都怪我,是我不好,阿姨你打我吧”林夏抓起周微澜的手腕就朝自己脸上呼去。

    周微澜紧握双拳,喉头动了动,“好孩子,不怪你”她理了理林夏凌乱的头发,“警察问我,溪是不是得罪过谁”

    林夏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瞬间不出话来,她咽了一口气,愕然道“你是,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周微澜恳切地点点头,林夏脑中打了好几个惊雷,脖后渗出冷汗,不由得后怕极了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有人对溪姐怎么会那么恶毒,竟然用这种手段林夏咬着牙,心里的自责多于恨意,她竟从来不知道溪姐处于那样的危险之中,她竟什么都不知道,她竟没有好好保护到溪姐

    手术室的门打开,“溪姐”“溪”林夏和周微澜冲上去围着病床,由于打了麻药,白溪还处于昏迷状态,她紧闭双眼,面无血色,嘴唇也是白涩的。

    林夏心痛难忍,低头摩挲着溪姐的脸,像抚摸着一件绝世珍宝。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急迫的问询,周微澜语调都变了。

    主治医生摘下口罩,缓了口气,脸上露出轻许的笑容,“病人失血过多,我们已为她止血并输送了充足的血液,目前算是脱离危险。”

    两人紧绷的神色终于有所缓和,互看了一眼,露出欣慰的笑。

    “只是,”医生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林夏刚放下的心倏忽提到了嗓子眼,眼睛直炯炯地盯着医生。

    “病人的右腿骨折,再加上轻微的脑震荡,可能需要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

    骨折脑震荡这些词在林夏听来可怕的要命,她的心猛一揪紧,几乎立不住,周微澜在旁边扶住了她。

    周微澜毕竟阅历丰富,没有林夏那么失魂丧胆,问着医生,“医生我希望你跟跟我们实话,我女儿的病到底严不严重”周微澜定定地看着医生。

    “我她有事了么你们这些亲人就是瞎着急,她只是轻微脑震荡,轻度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我只是她需要慢慢调养。”医生见惯了这种场面,有些不耐烦。

    医生见两人俱是羞赧的神色,补充道,“车祸像她这么轻的真是万幸,肇事者应该是临时采取了措施,放慢车速也不定。”

    最严重的是腿伤,一个月后,除了有时会头疼外,白溪还是不能单独下地走路,要人搀扶着才能勉强走几步。

    林夏坐在床边,把削好的苹果切成块,一块一块喂到溪姐嘴里。白溪边吃边看她,眼睛一眨不眨。

    “溪姐,你好好吃苹果,老看着我干嘛”林夏嗔道。

    “你可比苹果好吃多了”白溪调笑着,捏捏林夏巧的鼻梁。

    林夏娇“哼”一声,“等你好了,看我不”林夏做了一个要扑上来的动作。

    白溪笑得嘴里的苹果都掉在了床单上,林夏抬手去捡,门外传来稚气的童声

    “白姐姐、林姐姐”

    两人惊喜地回头一看,果然是晴天,林夏上前一把抱住晴天,“晴天,有没有想我和你白姐姐啊”

    “有啊”晴天开心又有些害羞地咯咯笑着,“妈妈也来了”晴天指着刚跨过门槛的江苏源。

    白溪脸色由柔和倏地变冷,她扭过头不看门口,淡漠的语气,“夏夏,你让她走吧。”

    晴天像是被吓着了,声着“白姐姐,是妈妈来看你了”晴天不知道大人们发生了什么,轻皱的眉头显示出她的不安。

    晴天软软带着祈求的声音让白溪心下一软,她勉强对着晴天露出安抚的笑,“那晴天跟着林姐姐出去玩一会好吗”出事后,林夏问过她好几次被警察抓住的那个肇事者跟她有什么仇恨,她只是拿别的事含糊掩盖过去,这些事她来承担就好了,不希望林夏知道,徒然替她担心。

    江苏源没有像往常那般倨傲,倒是平和了许多。

    “你一定觉得我没安好心对吧”她。

    “我可没这么。”白溪依然不看她。

    “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恩人的”

    江苏源见她没有任何表示,只得接着“撞你的人是张臻华的爪牙,这个你应该知道。你一定认为是我出卖的你,我跟你没仇,我没有必要这么做”

    “照片呢”白溪淡淡一句。

    “照片是针对林夏。”江苏源见白溪露出质疑的目光,补充道:”我和严寒从前是恋人。”她轻嗤一下,“你一定觉得我很疯狂吧,对,我就是疯了,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可我做完这些,并没多少快感”她怀疑地望着自己摊开的手掌,眼里尽是悲哀。

    “够了,江苏源”白溪冷喝一声,“车祸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但请你以后离我们的生活远一点”

    “车祸要不是我,那个人早把你撞死了,要不是我提前收购了龙华地产,收买了他的心腹,那个人怎么可能对你手下留情”

    “这么我还要感谢你呵。”

    “不指望你感谢我,只是有些事该明白的还是得明白,今天来除了告诉你这些,还想知会你们一声,我会先把晴天送到美国,我打点好一切也会过去,”她顿了一下道“无论怎样,谢谢你们对晴天的照顾”

    江苏源带着晴天走的时候,林夏和白溪目送了很远,她们实在舍不得晴天。

    “溪姐,”林夏在医院下面的公园里推着坐着轮椅行动不便的白溪。

    “嗯”白溪轻问,午后的阳光洒在她脸上,她露出温婉和煦的微笑。

    “我们也要个孩子好不好”林夏憧憬地望着对面草坪上嬉戏玩闹的一家三口。

    白溪没顾防林夏会这个,恍惚了一下,调皮地坏笑道“那谁生啊”

    林夏“嗯”了一声,停了下来,还真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溪姐大病初愈肯定不能生,就算没生病,十月怀胎那么辛苦,身材还会走样,才不让溪姐受这份苦呢

    “还是我来生吧”林夏斩钉截铁,“妈妈都跟我商量好了,以后的孩子他们可以帮忙照顾”

    白溪面上高兴,心里暗暗叫苦,敢情是岳母大人催生啊有岳母大人坐镇,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哦

    全文完

    第八十三章

    周微澜匆匆忙忙赶到医院时,女儿已在手术室待了将近2个时。

    林夏缩在墙角,双目无神,灵魂像被抽离,只剩下躯体尚留在人世。

    周微澜找到林夏,想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女儿还欣欣然要一起逛街,现在却被抬入手术室人事不省。她见林夏只动了动干裂的嘴唇,没有了言语,不禁抓住门口的椅背,抓得指节泛白,抓得指甲陷入深蓝的软垫,也不觉丝毫的疼痛。

    好半天,林夏才起身环抱住她,压抑且无声地啜泣,“阿姨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原因,我没有照顾好她溪姐是因为救我才被撞的,都怪我,是我不好,阿姨你打我吧”林夏抓起周微澜的手腕就朝自己脸上呼去。

    周微澜紧握双拳,喉头动了动,“好孩子,不怪你”她理了理林夏凌乱的头发,“警察问我,溪是不是得罪过谁”

    林夏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瞬间不出话来,她咽了一口气,愕然道“你是,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周微澜恳切地点点头,林夏脑中打了好几个惊雷,脖后渗出冷汗,不由得后怕极了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有人对溪姐怎么会那么恶毒,竟然用这种手段林夏咬着牙,心里的自责多于恨意,她竟从来不知道溪姐处于那样的危险之中,她竟什么都不知道,她竟没有好好保护到溪姐

    手术室的门打开,“溪姐”“溪”林夏和周微澜冲上去围着病床,由于打了麻药,白溪还处于昏迷状态,她紧闭双眼,面无血色,嘴唇也是白涩的。

    林夏心痛难忍,低头摩挲着溪姐的脸,像抚摸着一件绝世珍宝。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急迫的问询,周微澜语调都变了。

    主治医生摘下口罩,缓了口气,脸上露出轻许的笑容,“病人失血过多,我们已为她止血并输送了充足的血液,目前算是脱离危险。”

    两人紧绷的神色终于有所缓和,互看了一眼,露出欣慰的笑。

    “只是,”医生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林夏刚放下的心倏忽提到了嗓子眼,眼睛直炯炯地盯着医生。

    “病人的右腿骨折,再加上轻微的脑震荡,可能需要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

    骨折脑震荡这些词在林夏听来可怕的要命,她的心猛一揪紧,几乎立不住,周微澜在旁边扶住了她。

    周微澜毕竟阅历丰富,没有林夏那么失魂丧胆,问着医生,“医生我希望你跟跟我们实话,我女儿的病到底严不严重”周微澜定定地看着医生。

    “我她有事了么你们这些亲人就是瞎着急,她只是轻微脑震荡,轻度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我只是她需要慢慢调养。”医生见惯了这种场面,有些不耐烦。

    医生见两人俱是羞赧的神色,补充道,“车祸像她这么轻的真是万幸,肇事者应该是临时采取了措施,放慢车速也不定。”

    最严重的是腿伤,一个月后,除了有时会头疼外,白溪还是不能单独下地走路,要人搀扶着才能勉强走几步。

    林夏坐在床边,把削好的苹果切成块,一块一块喂到溪姐嘴里。白溪边吃边看她,眼睛一眨不眨。

    “溪姐,你好好吃苹果,老看着我干嘛”林夏嗔道。

    “你可比苹果好吃多了”白溪调笑着,捏捏林夏巧的鼻梁。

    林夏娇“哼”一声,“等你好了,看我不”林夏做了一个要扑上来的动作。

    白溪笑得嘴里的苹果都掉在了床单上,林夏抬手去捡,门外传来稚气的童声

    “白姐姐、林姐姐”

    两人惊喜地回头一看,果然是晴天,林夏上前一把抱住晴天,“晴天,有没有想我和你白姐姐啊”

    “有啊”晴天开心又有些害羞地咯咯笑着,“妈妈也来了”晴天指着刚跨过门槛的江苏源。

    白溪脸色由柔和倏地变冷,她扭过头不看门口,淡漠的语气,“夏夏,你让她走吧。”

    晴天像是被吓着了,声着“白姐姐,是妈妈来看你了”晴天不知道大人们发生了什么,轻皱的眉头显示出她的不安。

    晴天软软带着祈求的声音让白溪心下一软,她勉强对着晴天露出安抚的笑,“那晴天跟着林姐姐出去玩一会好吗”出事后,林夏问过她好几次被警察抓住的那个肇事者跟她有什么仇恨,她只是拿别的事含糊掩盖过去,这些事她来承担就好了,不希望林夏知道,徒然替她担心。

    江苏源没有像往常那般倨傲,倒是平和了许多。

    “你一定觉得我没安好心对吧”她。

    “我可没这么。”白溪依然不看她。

    “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恩人的”

    江苏源见她没有任何表示,只得接着“撞你的人是张臻华的爪牙,这个你应该知道。你一定认为是我出卖的你,我跟你没仇,我没有必要这么做”

    “照片呢”白溪淡淡一句。

    “照片是针对林夏。”江苏源见白溪露出质疑的目光,补充道:”我和严寒从前是恋人。”她轻嗤一下,“你一定觉得我很疯狂吧,对,我就是疯了,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可我做完这些,并没多少快感”她怀疑地望着自己摊开的手掌,眼里尽是悲哀。

    “够了,江苏源”白溪冷喝一声,“车祸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但请你以后离我们的生活远一点”

    “车祸要不是我,那个人早把你撞死了,要不是我提前收购了龙华地产,收买了他的心腹,那个人怎么可能对你手下留情”

    “这么我还要感谢你呵。”

    “不指望你感谢我,只是有些事该明白的还是得明白,今天来除了告诉你这些,还想知会你们一声,我会先把晴天送到美国,我打点好一切也会过去,”她顿了一下道“无论怎样,谢谢你们对晴天的照顾”

    江苏源带着晴天走的时候,林夏和白溪目送了很远,她们实在舍不得晴天。

    “溪姐,”林夏在医院下面的公园里推着坐着轮椅行动不便的白溪。

    “嗯”白溪轻问,午后的阳光洒在她脸上,她露出温婉和煦的微笑。

    “我们也要个孩子好不好”林夏憧憬地望着对面草坪上嬉戏玩闹的一家三口。

    白溪没顾防林夏会这个,恍惚了一下,调皮地坏笑道“那谁生啊”

    林夏“嗯”了一声,停了下来,还真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溪姐大病初愈肯定不能生,就算没生病,十月怀胎那么辛苦,身材还会走样,才不让溪姐受这份苦呢

    “还是我来生吧”林夏斩钉截铁,“妈妈都跟我商量好了,以后的孩子他们可以帮忙照顾”

    白溪面上高兴,心里暗暗叫苦,敢情是岳母大人催生啊有岳母大人坐镇,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哦

    完美女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