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不复_复夫何求_都市小说_诸天狂蟒进化
诸天狂蟒进化 > 都市小说 > 复夫何求 > 153不复
    她知道祖父嗔怪她不贞持,可是她喜欢如此,喜欢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展示自己,然后笑着拽着祖父,央求祖父留下沈文明一同吃饭,慕容复无奈,而又早已知他们暗许了方心,便笑着留沈文明吃饭。

    而沈文明在慕容婉儿带着威胁的目光下,笑着接受。三人围坐在桌前。慕容复同沈文明聊着家常,慕容婉儿边吃着饭,边笑着看着沈文明。

    “这丫头老夫真是那她没办法。”慕容复爽朗的笑道。

    “老国公,我沈文明定然不会亏待婉儿,用心的呵护她,爱她,等到下一次桃花烂漫的时候,我便娶她进门。”

    慕容婉儿咬着筷子听着,垂头悄然笑弯了眸。

    “好。。好。好。把她交给你,老夫也放心。哈哈”整个屋舍内笑意弥漫。

    慕容婉儿将沈文明送出府邸,下人打着灯笼,她在门口,看着沈文明的身影渐渐变淡,全然不见,痴痴的在门口傻笑一会,才命下人关了门。

    他知慕容婉儿是故意的,也知慕容婉儿或许怀疑甚至看穿了他的身份,表面装着镇定,冲慕容婉儿笑了笑道“好诗。”

    而慕容婉儿转身,就那般看着他,看着他的笑意渐变尴尬。

    慕容婉儿刚被晋为曦妃的时候,后宫设宴庆贺,上官恭男命令亲信德生按照他的意思亲自装扮,宴席摆好,架好看台,上官恭男也已然落座,而慕容婉儿竟还未到,看台前白皑皑的雪早已因众人践踏而全然没了色彩。

    慕容婉儿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中自己空洞无神的眸,样子有些呆楞,隔着镜子,看到苏雪看着她身上的衣饰表情透着担忧,唇蠢蠢欲动。似要什么,终究话还是未曾敢开口。

    她知道苏雪在担心什么,尽管皇上破格将她晋为妃子,甚至答应为她摆宴。亲自主持,她却不发想明白自己的心,不想一辈子在后宫中沉寂,情愿如昙花一现,喜儿匆忙跑进来道“娘娘。人都到齐了,连皇上都已经到了。”

    “皇上也已经去了”苏雪眉皱的越发紧了,脚步不觉前驱,紧张的问道。

    “嗯,都已经到齐了。”喜儿气息还未喘匀的道,眼中也满是疑惑和担忧,不知这慕容婉儿是为何,分明早已梳妆打扮好,为何迟迟不起身去,却见慕容婉儿许久。抬头,对苏雪道“走,我们过去。”

    慕容婉儿后悔了,当初听端妃所,入宫必然要争宠,争宠才能存活下来,一开始她是拒绝的,她愿意作宫中的一朵玉莲,宁可在这清冷的后宫中如入空门一般的生活,因为她心中有人。因那个人,她宁愿守着孤苦,也不愿意去迎欢,可是。那天她听闻了沈文明失踪,原静静敲木鱼的她,猛的睁眸,看向苏雪。手中木鱼顿时掉落。

    她又看到怀了龙裔的辰嫔,跪下替贪污的老父亲求情,皇上念及她怀有龙裔辛苦。罢黜其父亲官职,让其告老还乡,而她坐在一旁,看着半跪着的辰嫔被人拉了起来,心中缓而沉了下来,想着端妃的话,又觉得自己可怜,竟连想要保护之人都没有了,在这空洞无人情的皇宫内,从此孤单影只。

    她终于决定跨出了那一步,在那个桃花漫烂的时节,她踏过落满桃花瓣的桃林,当从桃花林出来的时候,她径直走向了上官恭男的书房,她并未进去,而是将自己承欢的牌子递给了首侍公公,便又再次回来了。

    刚进宫时,上官恭男将她唤到书房,却一语不发,而他立在书桌前作画,慕容婉儿不言语,上前为他研磨,那时,皇上去慕容府时,一时兴起,提笔作画,她亦是同样为他研磨,看着皇上转脸笑着望着她。

    她正磨墨,看到内侍公公呈了侍寝的牌子来,她看着上官恭男抬眼,淡淡的扫了眼那宫牌,慕容婉儿看到上官恭男拿起她的恭牌,她磨墨的手一顿,抬眼望去,却见上官恭男将其宫牌拿下,转而轻缓的将那宫牌放在了她的面前,清了清嗓子,沉声道“这宫牌你拿好,待你想好时,将这牌子再呈上来,朕不逼你。”

    她缓缓的伸手,握住了自己的宫牌,淡淡的道“婉儿谢过皇上。”

    上官恭男放下笔,看着慕容婉儿将宫牌收起,眼中的神色一闪而过,冲她勾起一个淡淡的笑意道“你退下吧。”

    她躬身谢恩,退出了书房。她知道上官恭男的意思,将这个抉择扔给她,而她原也进宫,也并非是为了承欢,而是为了祖父慕容复,慕容复已死,她不知生活该如何。

    皇上下旨留她在宫中,或许是想到她如今自己一个人孤苦无依,才让她留在宫室中。

    而她将宫牌递上的第二天,上官恭男便来到她的房内,对于苏雪的喜,她内心却有不出的感觉,这感觉竟让她心口些许的疼痛。

    一夜承欢,晋为曦妃。

    这是皇上显示对她的宠爱,她不知这宠爱,又有多少是出于她年轻的身体,她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承欢后并未如她所想,她竟心头瞬间冷如死灰,夜晚哭了一宿,觉得自己做了错误的决定。

    慕容婉儿故意迟到,着一袭红衣拖着长长的裙踞,径直向看台走去,在众宫眷的眼神中,眼神直直的看向看台上的上官恭男,却见他眼中带着

    几分欣喜,几分的怒色,起身来,道“婉儿来了,来,来,表演开始。”上官恭男牵起她的手,将她缓缓的带到自己身侧坐下,众人看着她皆声议论,那一刻她望着台下之人看她的面色,只觉心酸,这为她准备的宴会,她丝毫没有任何的兴趣。

    宴席上,看着那看台上偏偏起舞的舞姬,她的眼前却浮现出同沈文明在一起的景象,而自己恰如台下,那翩然飘飞的舞姬。她心口焉然一痛,伸手拾取了面前的提子入口,却也尝不出甜味来。

    眼前浮现的是她同沈文明在桃林间散步。她总是在拦档上走,看着身侧的沈文明一手在身前,每当她晃的时候看到他忙伸出的手,她的脸上便会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听着他讲战场上的故事。表情随着他的故事而或静或动。慕容婉儿突然发现此刻在上官恭男的面前,而依然想起沈文明,想起他让她等他,他会将她娶入府中。他眸中的神色如此清晰的映入慕容婉儿的眸中。

    而此刻沈文明眼中那般的神色已经淡漠了许多,眼中更多的只是刻意的疏离。当时那个曾经要娶自己进府的沈文明不见了,他刻意的疏远,她知是由于此刻她的身份,而她却无法再卸下这个身份,有些惶惶走过,终究不能再重头来过。

    她透过那漫天飞落的桃花花瓣看沈文明,看到他淡然着眸看着她,秋千亦是同从前一样,慕容婉儿笑着摸着秋千,缓缓的坐了下去。只觉身子泛冷,不像当初满脸笑意,暖意自心口传向身体各处。即便夜里也觉得温暖。

    “好久没坐了,想再感受一下。”她笑着道。看到沈文明着同她有一定的距离,慕容婉儿有一瞬间的恍惚,恍惚间想荡起秋千,将自己高高摇起,看秋千荡下的那一瞬间,他是否会伸手去扶。

    还未等她荡起,沈文明已经上前拽住了秋千。语气沉沉的躬身道“娘娘,这秋千久置未修,恐伤及娘娘凤体。”顿了顿,听他接着道“况且。娘娘是怀有龙裔之人。”

    她刚刚早已忘了腹中之子,经沈文明如此之,她恍惚间看向肚子,已然明白错过了终是错过了。

    慕容婉儿从秋千上下来,很认真的看向他,“。。将军。”

    她想。“其实我知你是沈将军。”

    她想“这些年你去了哪儿”

    她想“你这些年过的好吗”

    她想“你还记得要我等你,嫁入你府中之事吗,还记得那长长的桃花通道吗”

    她想的话很多,想问的话也很多,可开口却万般艰难,因她被沈文明此刻望向她的眼神所伤。

    最终一句话也未开口,她忽而直了身子,将目光落到沈文明的身上道“将军,宫想喝一杯慕容府屋后的清泉水,将军可否盛些与宫,宫要将其带回宫室。”

    沈文明抬起头来,眼神淡淡的扫了她一下,便快速的垂下道“娘娘吩咐,定当照办,娘娘在此稍等片刻。”

    罢,慕容婉儿看着沈文明转身,大步的向着清泉水的方向走去,那一瞬间,望着他疾步快走,望着他熟悉的走向清泉水,她眼角有泪缓缓流下,在那一刻,她确信,眼前的库勒便是沈文明。

    只有沈文明才会对慕容府如此熟悉,熟悉到,竟然知道那很少有人知道的,隐藏的那口泉眼,因为那泉眼是他同沈文明一次无意中发现的,也只有他和她两人知道。

    那泉眼水源源不断的从地下涌出,浇着旁边的石子,拘一捧来喝,满嘴的甘甜,两人盛了甘甜的泉水,将桃花瓣洗净,冲泡一杯桃花茶,那桃花的香味融入甘甜的泉水中,味道阵真真是好极了。

    沈文明跑着跑着忽而想起了什么,脚步顿时慢了下来,慕容婉儿看着他的身影,泪早已在脸上肆意,看着他慢下来的脚步停滞了下,继续向前跑去。

    见到曾经日思夜想的脸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仿佛就那样跑出她的生命,心中早已明白一切都回不到当初了,可是,当真正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便是沈文明时,当确信了这件事后,她却无论如何不能沉下心来,心中只剩满满的难过和沉痛来。

    看着他再次返回时,手上拿着一个竹筒,道“清泉水。”应是下人去接,她却笑着走了上去,笑道“谢谢将军。”其实她很想“你怎么会知道那清泉水。”可是早已从他低垂的眸里看穿一切。

    她捧过清泉水,轻轻的扶筒酌一口,道“这个味道,还一如从前,只是我没想到还能再次喝到,我以为它早已荒废了呢,早知道,我该来看看确信一下的,这样也不用麻烦将军。”

    慕容婉儿罢,抬眼笑着看向了他,他亦听出了慕容婉儿的话外之音,此刻,他低垂着眸,看不到脸色,心中却早已泛起丝丝的疼痛。

    天色昏昏沉沉,一下午都在起风,未曾见过一缕阳光,看到曾经无数次梦见的脸,此刻却觉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她抬头看了看沉闷的天,忽而开口问道“将军,你今日有雨吗”她的目光越过沈文明,抬头望去,冷风拂起她脸上的碎发,在沈文明的眼前荡漾,想起那时她曾巧笑嫣然的神色,此时那虽精致的面容却也失去了曾经的笑意,此刻冷风拂过,那张脸更加精致的冷清。此刻两人再在一起同,皆都不再是当初的那个自己了。

    沈文明抬头亦看了看天色,昏沉沉的天幕仿佛要铺天盖地的压下来,可是尽管天色那般沉,未听到一声雷动,未曾感觉到一丝雨,就那样昏沉沉了一下午。他抿了抿唇,缓缓道“不会。”

    慕容婉儿笑着点了点头道“那便好,稍许回宫,碰上雨可便不好了。”

    “康子,取把伞来。”沈文明转身对着家丁道,不多时,看着家丁跑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把伞,他接过,递给了慕容婉儿。

    慕容婉儿笑,道“将军,敢于宫打赌吗宫打赌,今晚这雨回下。”

    沈文明作揖“那臣只能选择不下”

    “这赌注便是,若将军输了,便隔段时间未宫往宫室中送些清泉水,若将军赢了,婉儿便不会再踏入这将军府半步,从此这府邸再与我慕容家无关,包括这里的一草一木。”

    “好。”沈文明看着慕容婉儿,沉沉的应了一声。

    慕容婉儿轻笑,唤过了苏雪,上前,对沈文明道“今日烦扰将军,还望将军体恤。”

    “臣不敢。”不等沈文明抬起头,便感觉到身前一阵风拂过,慕容婉儿已经转了身,动了脚步,向着门旁走去,她的背影在风中显得那样的单薄。未完待续。给力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